当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交强险扭“亏”肇始于尊重应然制度

2020-07-08 10:28:02

类=“FN-清除”

8月4日,中国保监会宣布,2010年交通保险运营损失达72.4亿元,比2009年的29亿元增加了43.4亿元。在对保险经营损失数字提出质疑之前,首先要明确保险业务的来源,正确定位保险制度的功能,改变保险制度扭曲的现状,降低保险经营的制度风险,确保保险定价的公平性和管理报告的客观性。

正确认识交通风险的功能定位

由于其特殊的功能,我国的交通风险被盲目放大,其功能承载着难以承受的“重”,从而增加了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因此,在确定是否减轻强制保险负担之前,必须正确认识强制保险制度。

首先,强制保险属于保险产品,除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被保险人或非法使用被保险人对受害人的侵权责任外,还应遵循基本的保险原则和保险实践。

其次,作为承担社会公共政策的保险类型,为了保护受害人的利益,我们需要做出一些特殊的规定,主要体现在:强制保险和强制承保、受害第三方优先保护、保险公司不能为被保险人的事由辩护受损害的第三人的直接请求权、依法免责、赔偿项目及其限额是合法的、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在特定情况下的追偿权。但是,我国现行的强有力的保险制度不适合于对受害人的保护,其保护不受保护,如司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或醉酒驾驶等,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而不应提前承担赔偿责任;不应予以保护的保护,如精神损害赔偿、无赔偿责任等,同时由于缺乏追偿权,保险公司的利益不能得到考虑。

第三,强制保险属于责任保险,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对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如果被保险人不对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那么保险公司就不需要承担保险责任。

改变强保险制度扭曲的现状

为了加强对被害人利益的保护,应加强保险公司的责任。然而,保险公司的合法权益应该得到保护,因此,目前强保险的功能应从五个方面加以剥离。

1.取消保险公司的“无赔偿”责任。对“货物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道路交通事故保险责任限额”的修改。

二。免除保险公司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废除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第二款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由于强制责任保险只解决了受害人的基本保护问题,并没有涵盖侵权责任中的精神损害,这是保险实践的体现。

3.废除保险期间“立即生效”的指导方针,允许保险公司选择“第二天00:00生效”。因为在强制保险生效前,保护受害人的方法是禁止汽车驶入公共场所,否则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4.为2名以上受害者支付保险责任的方法。每一名受害人从保险限额收到的赔偿数额,应等于每名受害人在保险金额中所获保险赔偿的比例,即每名受害人收到的保险赔偿总额在保险金额中的比例,乘以在保险金额中收到的保险赔偿数额。

五、保险责任项目中的财产损失,仅指财产因交通事故而遭受的损失,不包括因人身伤害而造成的财产责任,如医疗费用、失职损失和其他与人身伤害有关的财产损失。

任何组织不得在扭曲强制保险制度的情况下,任意增加强制保险制度的功能和承保范围。例如,保险监督办公室发布的第11号文件(2010年)规定:“如果主车和拖车在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应严格按照两个赔偿责任限额的累积情况作出赔偿”。这项规则明显增加了保险公司经营不当的风险。因为,当拖车连接到拖拉机(或主车)时,两者被视为一个整体。发生交通事故的,由被保险人的被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不累计两个赔偿责任限额;拖车不连接的,由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这种立法已在德国法律中得到体现。适用于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审理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有效期内被保险人变更的,机动车的增加、使用性质的改变等,导致保险事故发生后风险程度增加,保险费增加,保险公司应当在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责任范围内给予赔偿。保险公司要求投保人按照重新批准的保费标准补足现行保险费的,应当予以支持。“这一解释显然侵犯了保险公司的利益,因为被保险人对机动车进行了改装或安装,这明显违反了保险合同禁止变更保险标的协议,未经授权的修改是非法的。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有权在赔偿受损害的第三方后向被保险人索赔,而不必选择增加保险费。“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未经被保险人许可,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使用被保险人机动车事故的保险责任,但不给予保险公司追偿权,这也侵犯了保险公司的合法权益。

修改“道口法”司法误读的规定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误读和误用,增加了保险公司难以估量的经营风险。正义是一个严格的逻辑推理过程,以法律规定和法律原则为基础,而不像使用傻瓜相机那样简单。司法机关只看到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没有看到法律第十七条的规定,没有看到对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的法律解释,也没有考虑侵权人是否确立了受害人的侵权责任,也没有考虑到强健保险的法律保险条款的约定。只要有关车辆购买强力保险,保险人就会被判定对受害人承担保险责任。在一定情况下,忽视甚至剥夺保险公司在赔偿受害人后对被保险人的追偿权。

提高交通保险管理数据的可信度

由于保险公司在经营强保险的同时,其人员和设施也经营其他财产保险,公众认为保险公司不正当地将经营商业保险的成本分摊为强保险,大大降低了强保险损失数字的可信度。为了解决公众的疑虑,国内保险公司应建立严格的防火墙制度,严格区分经营强保险的成本和经营其他财产保险的成本。另外,保险业协会应借鉴台湾保险发展中心的实践,在内部设立专门的精算师中心,对强保险等保险类型的管理进行严格的财务分析,并向社会发布分析报告,以提高数据的可信度。

简单的交通保险制度并不神秘,其神秘之处在于如何突破原有的认识局限,借鉴国际保险实践经验,借鉴先进的保险立法经验,回归到原来强健的保险制度的本质。因为强制保险制度一旦被扭曲,就失去了质疑强制保险运行条件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