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数据你真的能看准吗?事实表明,60%的人根本看不懂行情... ...

猪市快讯 2020-06-29 11:48:16

亲,点击上方蓝色微信名猪市快讯”可快速关注!

免责申明:本微信服务平台资料来源于网络收集,以供给大家学习、交流为目的,请诸位在阅读后,尽快删除,尊重资料原作者,支持正版。若所列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留言,立刻删除!

猪周期之惑:试问精准数据还有多远

“国家有什么办法能避免我们‘今年赚钱明年赔钱’的问题一再出现?”“猪价疯跌了找谁?”……

这些直接而朴素地发问来自于基层养殖户。第一个问题是2009年中国政府网网友提给时任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的,第二个问题是北京一名养殖者提给当地农业干部的。

猪价被当作影响CPI走势的重要因素之一,影响着全民的菜篮子。连2013年高考重庆卷试题也表示出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即使是现在,一些学校仍在拿来做考前自测,以考查高中生对经济生活现象的基本判断。我国生猪出栏价格频繁波动,“价高伤民、价贱伤农”何解给出的四个选项中,加强宏观调控、加强市场信息预警有助于减小生猪出栏价波动幅度成了标准答案。

可是,事情是否如此简单,“猪”事不顺,到底是谁惹的祸?

彷徨调控还是不调控?

2007年至今的十多年间,我国生猪价格波动明显,特别是2007年前后的生猪价剧烈波动,给我国政府相关部门上了深刻的一课:要把握住生产和市场动态,必须以科学数据分析和研判为基础。

2007年以后,国家相关部委相继推出了生猪市场监测机制。自2008年起,农业部启动了主要畜禽生产“百场(厂)千村万户”监测计划。2009年1月,我国制订首部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目的很明确,建立保障生猪生产稳定发展的长效机制,维护生猪养殖户利益,保障市场有序供应。

从2009年至今,这一调控议案已修改两次,分别是2012年和2015年,基本上三年修订一次。之所以修订,其原因主要有三:一是现在标准化规模养殖比重明显提高;二是饲养成本趋向稳定;三是供求关系比较稳定,消费回归理性,市场需求也趋向平稳。

目前,农业部、发改委、统计局等部委已形成了按惯例发布月度、季度、年度生猪生产信息的机制。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想努力为生产者、经营者提供预警信息,引导他们适时调整养殖规模和结构,做到对未来心中有数。另一方面,也是国家为健全生猪市场调控机制,缓解生猪生产和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进行调控的重要依据。

按照生猪调控预案的功能看,国家在判断生猪生产和市场情况时的预警指标将猪粮比价作为核心指标,将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作为辅助指标,同时参考猪料比价、能繁母猪出场价格等其他指标。主要目标是促进猪粮比价处于绿色区域(5.5∶1~8.5∶1),防止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将猪粮比价5.5∶1和8.5∶1作为预警点,低于5.5∶1进入防止价格过度下跌调控区域,高于8.5∶1进入防止价格过度上涨调控区域。

从国家发改委2017年发布的猪粮比信息来看,从1月份开始,猪粮比高于8.5:1的状态一直持续,直到5月初,这其中1月中旬的猪粮比最高达到了10.48:1。而农业部发布的能繁母猪监测数据也显示同比数处于递减趋势。猪粮比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月同比均出现了异常,说明我国生猪市场并不平稳,可是这一调控预案并未启动,难道是哑火了?

“不是调控哑火了。2016年发改委就曾启动过,不是不启动,而是发改委在降低预案启动的机会。”农业部国际畜产品市场和贸易首席分析师、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称,现在关于低于猪粮比5.5∶1多长时间才启动也不说,第一次还具体说持续4周。2015年以来,国家将猪粮比平衡点从6∶1降低到5.5~5.8∶1,说明产业在发生变化。

国家生猪价格调控预案启动,第一指标是猪粮比价,其他都是辅助指标。如果核心指标没有变动,不会考虑能繁母猪月同比变化率等辅助指标。朱增勇表示,运用猪粮比价来做调控的预警指标,虽然现阶段可行、简单,但并不准确,最理想的办法是用全成本计算,可是现实操作很困难。因为国内养殖场(户)成本差别很大,按照月度频次全面、准确核算全成本,难度很大。像日本,养猪户只有5000多户,不同养殖户之间成本差异不大,做全成本核算可行。

“当前是猪粮比价平衡点发生了变化,这个平衡点需要重新测算,当前的生产构成与以前差别比较大。”朱增勇称,就算发改委启动调控预案施行收储和抛储,得看到这种调控在任何国家也只是从心理层面给产业提振,不可能从本质上改变市场,而且如果大规模启动收储,谁来出那么多钱?

现实 他们为什么相信感觉?

“我国现在做农产品太过分散,种多少水稻,种多少玉米,养多少鱼,养多少猪,都没有具体的规划,经常会看到一会儿多了一会儿少了,最常看到的就是猪肉价格,这中间可能存在什么问题。”这是2016年3月的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提案所及的思考。

不是没有数据,农业部、发改委的生猪相关信息发布已是惯例,可到底有多少养殖者在关注?

“中小规模生猪养殖者靠感觉,他们对数据的需求不怎么强烈,不过养殖企业还是很感兴趣,很多大型公司都会有自己的市场判断团队。”朱增勇称。

谈及对数据信息的需求,青麦田咨询分析师陈来华认为,大企业比较感兴趣,但是养殖户一般会凭经验,或从同行和当地猪贩子那里获知零散的信息。

在搞好生猪生产的前提下,要想利益最大化,必须低进高出。广西玉林一家猪场老板罗国振告诉记者,总体就是等待和观察市场,参加行业会议,看周边猪场老板的行动,并收集其他人的观点。

言及全国生猪、能繁母猪存栏数,罗国振认为,我国国土面积太大,生猪生产形势复杂。除了规模化企业能有数据进入国家统计,小户的数据并不在统计范围,所以全国性的数字难免不准确。据他透露,还有不少企业为了拿国家补贴,上报的数字有浮夸的成分。

湖南一家种猪场老总向记者坦言,只有关系到本场的数据他才相信,一些外围的数据不足信。但他也表示,农业部按月发布的全国监测点生猪存栏与能繁母猪动态变化数据能收到,对于价值问题却不置可否。

对于影响自己对未来市场做出判断的主要哪些因素,罗老板表示,主要是资金和国家政策的问题。自己做出生产决策的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养好猪是必须的,发展得等待时机。目前他坚持自繁自养,更新种猪基因。二是降低成本和提高附加值。罗老板通过种橡草喂母猪,不光省饲料,母猪建康,而且种猪的利用率也高。

“中小规模养殖户不会看大面的数据,不过他们和当地大型公司的销售人员、屠宰场关系紧密。像中粮屠宰事业部和基层的养殖户就有联系,他们时常会问我们的营销人员价格情况。”武汉中粮肉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姜梦付告诉记者,公司销售人员会告诉养殖者什么时候出栏补栏合适。

“一般来讲,前一年冬至到第二年正月十五价格比较高,这时候出栏的猪会卖一个好价。如果赶在3月份出栏,大概就是一年的最低价。有经验的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判断,得做有心人才行,比如连续对三五年的猪价做一个统计,就会发现其中的规律。”姜梦付称。

与养殖户不同的是,作为规模化企业,中粮生猪出栏不受价格限制,一年四季都需要出栏,所以不会像散户那样看重动态变化的价格信息。在数据投入上,目前中粮并没有拿出专门的数据费用,据介绍,公司部门进行的数据搜集因为主要依托各相关网站,所以权威性、准确性和时效性都会差一些。姜梦付告诉记者,像全国能繁母猪存栏数据,肯定得从农业部的统计信息来的。如果需要有区域性数据,那就得找地方统计部门和畜牧部门了。

不过,南方某省动物疫控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透露,2014年暴发小反刍兽疫期间,为了摸清全省小反刍动物底数进行疫苗免疫,疫控部门分别向地方统计部门、农业部门调用数据,得出的数分别是800万只和1000万只。畜牧部门觉得两个数据差别很大,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摸查。最终通过全省畜牧兽医系统的合作,拿到了本省小反刍动物存栏数是1600万只。相比于小反刍动物,我国生猪存栏体量庞大,如果底数不清,将掣肘地方以及全国统计监测工作的开展。

门猪价跌了找谁,这是养殖者关心的问题,消费者关心的则是猪价涨了怨谁。

在刘汉元看来,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宏观经济自身在变,行业参与者过于零星;另一方面,也是行业生产数据和未来需求数据在市场条件下的匹配关系没有办法去界定。

在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郭惠武博士看来,其中之一就是生猪的供给存在滞后性。从能繁母猪配种到猪肉上市要10个月以上的时间,当养殖户发现生猪价格较高,决定扩大生产规模时,其扩张行为不能在短时间内形成市场供给,而是会造成未来10个月以后的供给过剩,从而导致价格的过度下降。

我国猪肉市场规模巨大,生产者普遍规模小,在地域空间上也比较分散,所以,生产者很难获得准确的市场信息,也无法对市场信息进行科学地分析和理性预期,直接根据当时的生猪价格来决定是否补栏或出栏。郭惠武认为,由于生产的滞后性,生产者对当期价格的积极反应,以及消费者对价格不够敏感,导致生猪市场容易出现扩散式的蛛网波动,即一旦价格波动被触发就很难收敛到均衡状态,而是持续波动下去,而且波动的幅度不断扩大。

“很多人只看价格变化,用处不大,像存栏、进出口贸易、成本、规模企业产能、环保政策变化这些因素,还有PSY、胴体重、活重这些因素都很重要。对于价格波动,我觉得政府收储还是有必要的,但不应是唯一措施。更多的还是应为养殖户提供融资、保险等方面的支持,而且多部门来执行也容易扯皮,其实这应该由农业部门来主导。”朱增勇表示。

一边是国家部委在为全面数据、精准数据发愁,而另一边生产端却对一些数据不予采信,这使行业数据信息处于尴尬境地。

“虽然养殖企业会看农业部的数据,但也需要专业人员来做分析。就算美国的监测体系很完整,做到判断准确也不容易,否则这一行谁拿到数据都可以预测了。”朱增勇称,目前不是没有足够的信息,而是需要人去捕捉、串联这些数据和信息,并将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逻辑化,进而预测生产和市场变化。要正确判断行业形势,需要对这个行业足够了解,既要有大量的数据支持,还要有合理系统的分析方法,这不能不说有一定门槛。

因为捕捉信息的能力差,也难以分辨哪些信息有用,对于那些中小养殖场户,朱增勇建议,最好是通过加入合作组织,让合作组织来给予他们一些预警信息;对于规模化的养殖企业,需要做好两个方面:一是自己做好生产上的风险防控;二是跟踪权威预警分析平台发布的信息。虽然这个平台不一定会告诉生猪具体多了还是少了,但可以提供判断依据,企业可以据此形成自己的分析。

公开、透明、全面的信息是现代市场体系的运行基础。朱增勇认为,农业部门需要加强预警信息综合性平台的建设,包括信息整合、加强预警团队建设、力求预警信息的准确性等等。对于一些企业提到的对行业信息数据信心不足的问题,他持不同的意见:只能说他们没有获得充分的数据。(资料来源:李昊昆 中国畜牧兽医报)

看完别忘记分享朋友圈哦!

分享美德传承,生活会越来越美好!

更多精彩资讯尽在“猪情通报”

中国首家微媒体养猪生产数据平台,点击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