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邱兴隆:印象琐记

贾律师工作室 2020-06-29 13:28:17

清早起床,急忙赶车,前往湖南长沙凤凰大酒店,参加邱兴隆教授筹备多时的第六届岳麓刑事法论坛。虽然阴雨绵绵,而且气温骤降,但一想到这届论坛,荟萃当代刑法学界各路专家学者,其中更有多位顶尖级大咖,正是我期待拜访的,内心便一团火热。而尤其热切的盼望,是与邱兴隆教授再次相聚。


我初次见到邱教授是2000年。其时他刚获自由,重返学界不久,却已名满天下,被誉为刑法学界的鬼才。这固然因其有曲折宛转的传奇人生,更因其在刑罚理性研究及死刑废止主义等方面有卓然建树。他在极端困窘中奋笔疾书的《刑罚理性导论》与《刑罚理性评论》,以无以伦比的敏捷和犀利,织就了一幅刑罚哲学的思网;至于自传兼日记性质的三黑系列——《黑道》、《黑昼》、《黑日》,则以一个法学博士生狱中札记的方式,向世人揭开了层层笼罩的当代中国狱政面貌。这几部著述几乎是同时推出,一时风行全国、洛阳纸贵。

他早年就读的西南政法大学,以极具战略眼光的胸怀和气度接纳了他。在执教11个月的时候,他由助教跳格评聘为教授,并在一年后与陈忠林教授一同被评为刑法专业首批博士生导师。不过,我们学院当时比他母校更有战略眼光,时任院长单飞跃教授立即向他发出邀请,期望这位湖湘男儿报效家乡的学府,于是特别给他安排了一场学术讲演。其时我刚留校执教法律社会学与法制史课程,兼负责指导一份当年我们创办的学生学术刊物《湘江法苑》,该刊有个栏目学术访谈,正需要筹备合适的稿源,于是我立刻安排刊物编辑,筹划关于邱教授的学术访谈。


那次访谈是我与这位鬼才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在耳闻了种种关于他的坎坷传奇后,我内心充满忐忑的好奇。几位下属同学比我激动得更甚,好在他们都事先准备了提问,访谈也有全程录音,于是我得以在聆听他慷慨激昂的言论中,特别留意他黝黑的面孔、披肩的长发和不羁的穿着,不时一甩长发的瞬间,爆出极具艺术家范儿的犀利眼神。

再次见到邱教授是2001年。其时他斟酌来去,决定执教湘大,成为法学界一时议论的话题。2001年底,他领命担任法学院副院长;9个月后,他接任院长一职。或许因缘他的策动及影响,西南政法大学陆续有6位学者也跟着过来。原本师资孱弱的湘大法学院,立刻因西政七君子加盟而崛起,在湖湘法学领域无可匹敌。

我也在那年侥幸考取研究生,复试兼面试的导师组成员,赫然就有虎着黑脸的邱教授。不过因为之前见面,而且兼有同事身份,他的语气收敛了咄咄逼人的锋芒。


面试首先抛出的问题在当时就颇为折腾我,后来我才知道这便是赫赫有名的邱三问”——第一个问题是:人命值多少钱一条?第二个问题是:人头和石头哪个重?第三个问题是:人皮和猫皮哪个更值钱?这三个问题涉及他对死刑存废问题的拷问。随后他又模拟一幅极端环境下的场景,询问我关于沉默权制度在中国应否采行的问题。

我是长期自认误落法网的小文青,既不曾认真听过刑法课程,也没有认真看过刑法著述,对此涉及刑罚哲学的话题,不免左支右绌而狼狈不堪。好在他本意不过是面试,也就没有不依不饶的追问。我冷汗涔涔地低头溜出门外,想着今后还要修读他的刑法课程,估摸着该是凶多吉少,不免惴惴然好一段时间。

在邱教授担任院长期间,学院扩展师资队伍,学术活动风生水起,综合排名扶摇直上,盛名达于四海。我虽只是一介小字辈教师,却也因缘承受着他执政以来的种种福泽。而作为旁系门生,我仍未能幸免于他在学术上之宽宥的。无论是课堂提问讨论,还是课后布置论文,直至期末闭卷考试,我因不是这块刑法料子,都没能给他满意的交代。


这是让我后来感觉特别羞赧、也特别遗憾的地方。倘若当时我肯认真一点,踏实一点,努力一点,也许在刑法研究领域能有一番了悟,必将于异日之发展有所裨益。所幸在此期间,他慷慨题字赠予我好几部著述(其中包括最具法哲学水准的《关于惩罚的哲学》),使我时常心生得意,乃至得空便要炫耀于同仁或后辈;这些迄今摆放在书架显眼处的邱氏著述,见证这段弥足珍贵的师徒因缘。

2004年在某种意义上可谓一个分水岭。这年上半年,学院领导酝酿一项发展宏图,拟于年底搬迁至省府长沙,通过合并某法政学校的方式拓展空间,我们也都为形势看涨的局面而欢欣鼓舞;但不料临到真要动土之前,据说学校高层的反对势力颇大,这搬迁之念转眼化为泡影。


邱教授身为一院之长,本是性情中人,当然大为光火;而眼见局面无可挽回,他也就不想再执牛耳。至2005年初,他荣膺第四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称号,从北京载誉归来,应是呼风唤雨的际遇;但面对官僚体制的铜墙铁壁,饶是勇武如他者也冲突不破。在多方协调及商议仍然不成的情况下,他愤而挂印,辞掉教职,前往省城,开始打拼他自己能够掌控的事业,着手筹建后来闻名遐迩的醒龙律师事务所和醒龙法律文化传播公司。

我亲历了学院最为繁华的三年盛景,其时也因缘转道澳门,攻读博士学位。本来想着学院搬迁后的宏图幻影,不料传来种种消息,皆是一片黯然离殇。搬迁遇挫之事,本已够人伤神;院长挂印辞职,更添一时心塞。随他来往的六位西政教授,也陆续在此前后离开,或重返西政,或另栖他枝。或许是受这股情绪的感染,我的读博生涯一直浸染着失措的迷惘。所幸后来发生转机,重返西政的赵明教授执掌的法学研究所,欣然接纳我的加盟。此后当然还有许多辗转,但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也就从这年开始,我与邱教授失去联络,仅有他的电子邮箱,逢年过节之际,发去一封问候,收到一封来函,未敢深入,仅此而已。

此后10年辗转,于我而言,宛如幻梦。这十年间,坊间关于邱教授的传闻,也或真或假,亦虚亦实。但辗转得悉的这几件,确乎是可靠的:20053月,他辞去省人大常委,因为执业律师与人大常委相冲突(与《律师法》第13条不符);20069月,他前往厦门大学法学院,改为全职教授,兼职律师;2009年聘期届满未续聘,回醒龙律师事务所执业;20109月,他全职受聘湖南大学法学院,兼职律师,同时筹建湖南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捐资50万设立湖南大学醒龙刑事法学奖学金……


每每听闻这些信息,我总会莫名激动一阵,乃至涌出小小傲娇,因为毕竟有缘如斯。职是之故,我授课只要言及刑法,总会相当自豪地提及此缘,也会惹来学生们的讶异、好奇和艳羡。但我还是没曾多想,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重逢。毕竟年岁渐长,对于有否机缘、以及会是怎样的机缘,我越来越愿意抱持的心态,无外乎随缘二字:聚,或者不聚,我们都在世间。所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何况我这等小辈,只是他门下过客,不好意思刻意勉强。我想,或许,这也就够了。

然而,各自行走江湖而有重逢的时刻,不经意之间还是会来的。这首先当然得感谢微信。年初不久,不知哪位学者热心好事,把邱教授拖入某个微信群,讨论当时热议的一宗大案。我长期潜水在群内,某日惊见多位群友,热络招呼邱老师好,方知其人竟是十年失联的邱师,自然赶紧问候,随即私信微聊。没过两天,他不喜群内热议,索性就此告别。我庆幸自己及时私聊成功,不然焉知会在猴年马月,方能再度联络音信。


微信既开,往来遂有。平时没事刷朋友圈,便见他晒图也是蛮拼的:要么晒行踪,俨然以高铁党飞机党自嘲;要么晒吃喝,尤其是晒他得意捕捞鱼虾之后亲自动手的醒龙牌火焙鱼;要么晒段子,或是关于他与朋友往来的对话,或是关于他对时政评议的杂感。但凡他每次晒图,都能看到纷纷人影,有的点赞,有的留言。他的回复或跟帖,或作一脸卖萌之状,或露一脸呆萌之色,跻身微信一族,看得我也是醉了。手痒之下,跟风点赞,这指尖上的情感互动,遂不温不火,即使是师徒关系,也俨然君子之交。

直到某一次,邱教授晒出论坛邀请,一时应者云集。我跟风点赞一个,顺便弱弱垂询,可否打酱油参会。他呵呵一笑罢了,正色说你得准备文章,要安排你的发言!


——我晕了一刻,意识到自己算是摊上事儿,想着既然是自己腆着脸主动要去,此刻如果畏难而撤,不免显自己太过儿戏;但论坛毕竟是专业话题(本届主题是刑九修正案暨刑事诉讼中的审前程序研究),我无论如何也玩不转这一题,便只好尝试变通,以一篇《刑法典在澳门:从殖民管治到去殖民化历程》充任谈资。也许因为题材毕竟有参考价值,他很快作出回复,表示热切肯定,就此落实邀请。随后一度有个插曲,让我险些不能成行。好在折腾一番之后,终于如愿确定行程。

此次论坛期间,有缘再度相见,我内心翻涌着种种往事,而一切都是十年之前,不免喟然一番感叹。当然,邱教授作为坛主,万般杂事缠绕,无暇分身寒暄,也不是我辈可冒昧打搅的。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只是以律师事务所名义设法开坛,却几乎一网打尽当今学界一流学者、实务部门顶尖专家;贺卫方教授也欣然喜色,成为嘉宾之中的区区一枚。这为数近300人的论坛,只能择要安排部分发言;每人无论尊卑显隐,皆限时在短短5分钟内。议程之紧,效率之高,饶是我见惯各类会议,也仍忍不住惊叹的。


等到晚宴时节,议程安排了一场《醒龙之歌》晚会,是他和他打拼10年的醒龙律师事务所最受瞩目之时。学界圈内公认的金牌主持是《民主与法制》总编刘桂明教授,晚宴期间当仁不让,主持之际妙语连珠,以致掌声笑声不绝于耳。

在众位嘉宾觥筹交错之际,晚会也安排了密集的内容:《醒龙之歌》大合唱;律师代表致辞;学界代表致辞;湖南大学第六届醒龙刑事法奖学金颁奖仪式。仅在律师致辞环节,就先后有醒龙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邱兴隆教授代表醒龙律师事务所致辞;河北张金龙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金龙律师代表省外律师事务所致辞;湖南省律师协会会长李德文律师代表湖南省律师协会致辞;湖南日月明律师事务所邓祥瑞律师代表兼职律师致辞;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薛宏志律师代表醒龙律师事务所友好协作单位致辞。压轴好戏则是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代表学界致辞。守门老鹤的即兴致辞,早在学界有口皆碑,此刻更是精彩纷呈,即使只是寻常话语,经他一番演绎,亦必光彩夺目;何况不时掺杂段子,看似顺手拈来,喜感浑然天成,使晚会氛围达致新的高潮。


然而,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环节,仍是坛主邱教授的登台致辞。他在慷慨激昂之中,饱蘸学者与律师的双重情怀。这如此落拓不羁的鬼才,说到底仍是性情中人,因为言及动情之处,我们都见到了他炯炯的目光,有着流淌感恩的款款深情。

而在耳边犹有回旋的,则是他潜心作词、著名音乐家孟勇谱曲的《窗——醒龙之歌》。孟勇先生曾经给包括宋祖英在内的当代中国诸多著名歌唱家量身谱曲,旋律温暖,独具情怀。邱教授一直钟爱这首歌,因为这里不仅凝聚着他的辗转传奇,更寄托着他的人生梦想。


兹将歌词照录如下:

打开这扇窗,给我们一点光,

我们想看一看,小鸟在翱翔。

打开这扇窗,给我们一线光,

我们想看一看,蔷薇的绽放。

打开吧!打开啊!让我们追寻神圣的理想,

打开吧,打开啊,让我们展开自由的翅膀。

打开这扇窗,给我们一片光,

我们想看一看,天上的太阳。

打开这扇窗,给我们一遍光,

我们想看一看,水中的月亮。

打开吧!打开啊!让冬日暖阳照亮我们心房,

打开吧,打开啊,让世界变成博爱的海洋。

打开吧!打开啊!让我们的梦想成真。

打开吧!打开啊!让人间成为美丽的天堂。


贾律师工作室电话:1380 290 3076微信号:jialawyer518 ;   QQ:2479 896 739  

更多精彩,请点击标题下微信号“jialawyer2000加关注,即可查阅第1-199期文章。(关注之后回复前面的数字查看,限第1-199期。第200期以后需手动翻看。)

例如:回复23,就能查看《知假买假,受法律保护》、《春节坐火车防扒秘笈》。

7.如何有效控制合同签订中的法律风险

9.一房二卖的法律处理

12.劝酒,当心承担法律责任

15.陪姐姐捉奸踢伤小三的法律责任

21.二手房买卖中的风险控制

26.中小企业的法律风险控制

35.学校对学生的赔偿责任

40.卖淫女是否有临时拒绝交易的权利

64.新公司法权威解读

78.抢回自己输掉的钱,是否构成犯罪

176.律师解读《婚姻法》新规之下的结婚购房全攻略

217.车辆保险理赔,若干经典案例

370.六十年来的中国性史

全部文章的目录,详见第二篇文章“贾律师工作室总目录”


姊妹公众平台“法律家园”(微信号:jialr2000)已上线,你可在“通讯录”之“订阅号”中添加并关注。




长按以下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