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安在线财产保险公司-多元化渠道分散风险转型服务 高资产人士为发展注新元素

2021-11-22 12:22:27

在2014年接近46万亿的资产管理行业,到2020年,中国私人财富管理市场的份额将达到227万亿。这两个令人惊讶的数据表明,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从资产和消费者两方面都具有巨大潜力。

在消费一端,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分析,高净值人群的选择投资品类一般是私人银行(内资、外资)、财富管理公司、PE、阳光私募和信托等,多为定制化产品。而财富规模在10万至100万美元的中产阶层客户,则大多为更为广泛的标准化产品,能够提供产品的金融机构则包括商业银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等。

资本管理全球化趋势

申银万国证券首席战略总监兼研究所总经理陈晓升1月30日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第三届年会”上透露:“整个中国财富管理的市场发展非常迅速,在过去三五年里,所谓的泛资产管理的行业快速发展,如果以2014年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规模简单地相加来看的话,已经达到了46万亿,当然这当中有很多不同类别的金融机构之间的重叠部分,我们也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如果把银政信保之间重叠的管理规模做一个合并的计算,可能也会超过25万亿的规模。”

随着整个资管规模的不断扩大,资管国际化趋势也逐渐显现。交通银行资产管理中心总裁马续田表示:“银行资管开启全球化时代方面主要有几个层面的内容,一是遥望全球巨人。银监会出台商业银行的管理办法到银行理财发展到现在是10年,10年银行理财从0到15万亿,每年增长速度40%。但这个速度和全球的一些资产管理巨人相比差距仍然明显。而根据数据来看,凡是成就非常高的大的资产管理机构,其经营范围也非常广且非常国际化;二是目前中国的资产管理正在迎来历史性的机遇。”

除银行外,证券、保险、基金、信托都在努力布局海外。平安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放则表示:“平安资管管理5000亿资金,90%以上是机构资金,我们很想进入C端管理个人的财富。但我们目前面对C端的门槛是100万元,而目前个人财富的需求和机构之间由于监管分开的管理,导致不能是非常无缝地对接。”他建议,“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可能由公司的监管转化为功能监管和牌照监管,应该是个不错的解决路径。”

产品的末端需要扩大。

在泛资管越发国际化的背后,面对个人客户的产品端亟待拓展。针对目前产品端的现状和问题,资产管理机构也在进行相应的转型。北京银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聂俊峰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资产管理是药材,财富管理是药方,私人银行是御医。”

他认为:“中国现在的财富管理行业需要同时进行三个方面的转型,一是要从客户的闲置资金的管理向私人法人一体化,还要兼顾投融资需求和家族事务管理的融资转型;二是基础的服务要从单一的报价销售、产品销售向方案定制转型,即要从卖药材向出药方来转型;三是要创新委托代理模式。”

一位保险咨询人士表示:“随着财富管理的多元化,家族理财管理、教育、海外投资移民、养老医疗和避税等多元化需求的出现,综合化的管理产品受用户的需求程度更高,而海外投资也是现在高净值人群所重点关注的方向。”

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总裁林静表示:“在财富管理的转型中,财富管理全球化是一个重要趋势。新常态下随着私人财富的积累和增长,高净值人士投资理念和意识日益成熟,更加重视多元化投资产品和渠道,尤其是海外资产的配置。”

根据麦肯锡的调查问卷,近年来60%拥有海外资产的高净值人士中,境外资产占比约为10%,分散风险是高净值人群投资海外的主要目的。林静进一步分析:“然而目前投资海外的渠道仍然有限,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给私人财富管理带来巨大的潜在机遇。因此为了满足海外金融服务这一细分市场的需求,各财富机构将向提供多元化服务转型。新机构必须响应海外需求的新需求,为自身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根据统计,对冲基金、债券、信贷分别是国外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占比最大的三种投资方式,另据了解,股票、现金、PE、房地产等仍是中国高净值人群热衷的投资类别。针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和趋势,海投金融CEO王金龙(Jerry)表示:“在大的品类上,中国高净值人群投资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但会更加纵深。此外针对一些新的投资品种,比如指数类基金将成为新的投资选择,而ETF、能源类MLP以及REITS这类在流动性和成本上兼备优势的品种可能在配置上会有增加。”

从资管时代的发展来看,无论是公募基金、券商资管还是私募基金等,资产管理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资产管理行业改革创新不断,PPP、新三板、资产证券化等新业务模式正蓬勃发展。总首先,服务于经济转型的资产管理是大势所趋;其次,非标转标、资产证券化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