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保障制度:重视家庭功能

2021-11-21 11:31:46

本文来源:国家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网站
 
日本社会保障制度形成于20世纪20年代,战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基本形成了一个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然而,在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和运行过程中,日本实施了一项注重家庭功能的社会保障政策,体现了东方文化的特点。
 
日本社会保障制度有许多种类和复杂的结构,包括养老保险制度、医疗保险制度、失业保险制度和工伤保险制度。
 
医疗保险制度主要包括医疗保险、国家医疗保险和老年人医疗保险制度。医疗保险是指企业和事业单位的职工在受伤、死亡和分娩时被视为保险人并支付保险费的医疗系统。目前,缴款率为工资的8.2%、雇主的50%和被保险人的50%。国家医疗保险是为从事农业、林业和渔业的人、自营职业者、小企业雇员和失业人员提供的医疗保险制度。经济组织主要为参加国家公务员经济联合、地方公务员联合经济联合、私立学校教职工联合经济组合及其家属等不同群体的成员及其家属提供医疗和突发灾害救助服务。老年人保健是为70岁以上的人提供医疗费用。70%的开支由中央政府承担,其余的30%由地方政府承担。其中,健康保险和国民健康保险共同构成了日本医疗保险制度的两大支柱。
 
失业保险制度的被保险人包括全国各行业的从业人员,不论行业和规模大小,所有企业都必须参加保险。农业、林业和渔业的个人经营者和雇员不足4人的小企业可自由决定是否参加。向失业人员支付的保险费主要包括基本津贴、学习技能津贴、膳宿津贴、丧亲津贴等。
 
工伤事故保险制度分为商业灾害保险和通勤灾害保险。前者是对工作时间内造成的伤害、疾病、残疾和死亡的赔偿,后者是对通勤期间造成的伤害、疾病、残疾和死亡的赔偿。
 
首先,日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具体内容。
 
日本从1942年开始实施老年保障制度.1961年,它建立了基本养恤金(也称国家年金)制度,规定所有20岁以上的人都有义务参加基本养恤金。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日本在国家年金的基础上,建立了企业职工的慷慨年金和公务员的财政年金。养老金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发展,为经济的快速发展创造了稳定的社会环境。
 
在日本,必须收集国家年金和保险费。国家年金基金来源于个人支付的保险费和国家财政预算。缴费率根据工资水平增加,工资收入水平越高,支付率越高。大额年金和普通年金由个人和单位按相同比例分担。国家年金和厚生年金由国家通过“后世扶前一代”的社会保险模式进行管理,也称为公共养老金。
 
除基本部分外,养恤金支付还考虑到价格和工资的增加。换言之,退休金的发放也包括“工资波动”部分,即随工资上升而增加的部分,以及随物价上升而上升的“价格波动”部分。目前,只要老年夫妇在退休前全额支付公费,他们每月可领取230000日元的退休金,相当于劳动人口月平均实际收入的80%。在拥有自己房子的前提下,基本可以保证生活费用、服装费用、医疗费用、交通费、通讯费和娱乐费用。
 
(I)制度
 
目前的日本养老金制度基本上是一种二元结构,其中最底层的是基本养老金。在基本养老金中增加第二层,形成相应的年金制度。具体来说,企业职工在基本养老金中加入厚年金保险,形成厚年金;公务员在基本养老金中加入年金的保险部分,形成年金;个人经营者的养老金由基本养老金和国家年金组成。
 
(2)资金来源
 
日本的养老保险费用一般可分为两类,一是法定费用或基本费用,一是为缴费目的提供基本支付;二是高收入和青年自愿保费,养老保险人员多选择的费用,政府也承担部分养老保险费用。中央财政对养老保险的补贴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承担全部养老基本年金1≤3的金额;二是按规定免征养老基本年金保险费期间的支付金额。
 
养老金年金基金由用人单位、劳动者和国家承担。对于私营企业,雇主和雇员每月支付其工资的17.35%。到目前为止,保险费的计算基数仅限于工资净收入,不包括奖金或其他收入。1996年调整了收付比例,除工资外的奖金也包括在收款范围内。国家每年补贴实际支出的20%。公务员的财政年金保险为公务员和单位月工资的百分之七点一二,实际支出的百分之十五点八五由国家每年补助。非雇员按每人每月6740日元的固定数额支付,占国家补贴实际支出的33%。
 
(3)管理组织
 
日本的中央养恤金管理机构是卫生和福利部的年度黄金局和社会保障司。年度养老金局主要负责:制定厚年金保险和国家年金计划;计算和计算厚年金保险和国家年金。社会保障部主要负责实施年金制度和健康保险制度。
 
地方管理组织包括县部门和地方办事处。县级主管部门负责国家年金制度的实施、国家年金基金的指导和监督、健康保险制度、船员保险制度、厚寿险制度的实施,以及健康保险协会、厚重的健康年金基金和保险医疗机构的指导和监督。
 
(四)国家年金征收方式。
 
在日本国家年金制度开始时,个人账户储蓄被采用。20世纪80年代以后,税收方法逐渐引入。在征收的地方税和个人所得税中,部分地方税和个人所得税被保留为社会保障财政的来源。目前的收款方法是将个人账户储蓄和税收结合起来。个人账户积累为今后的养恤金支付提供了更稳定的资金来源。从本质上讲,分配的方式是按现收现付制度,向退休人员支付由现有工作人口支付的保险。这种形式受到人口变化和通货膨胀的极大影响。日本试图利用这两种制度的优势,避免它们的缺点,因此采取了两种制度的平行做法。
 
第二,日本养老保险制度面临的困境
 
(I)国家年金的空化
 
据统计,日本约有1%的被保险人拒绝缴纳或迟交保险费,其中包括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穷人和部分因有能力支付但不信任政府经营的国家养老金保险而拒绝支付的失业者(其中大多数是青年和中年),而且由于各种原因,这些群体的数量逐年增加。不缴纳或拒绝缴纳保险费的人数增加,也意味着将来不领取养老金或只能领取最低养老金的人数将自动排除在社会保障制度之外,从而动摇了目前支持老年人经济负担的基础。因此,国家年金的空化问题已成为日本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2)各代人之间的负担和义务不平等
 
中青年是支付养老保险的主要力量,但社会给予他们的预期回报并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相反,高收入群体中的一些老年人享受国家的社会保障福利。据政府统计,65岁以上的高收入人群中有20%的人年收入超过2000万日元。换言之,20%的受惠者不应接受社会保障。代际间收入和负担义务的不平等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
 
(3)降低国家负担能力
 
由于养老保险逐年增加,医疗保险负担逐年增加,护理保险制度于2000年出台,国家社会保障负担率已接近50%。1998年,日本社会保障支出财政支出达72万亿1400亿日元,占国民收入的18.8%,已超过历史最高水平。在社会保障支出中,养老保险费用占总支出的44.7%。增加国家负担率